A股添体外诊断新成员 安必平辗转六年终上市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北京商报讯(记者 高萍)从2014年5月辅导备案登记正式向A股发起冲击至今,历经六年,主营宫颈癌筛查和诊断的安必平(688393)终于圆梦A股,于8月20日正式登陆科创板。经历了冲击创业板未果、借上市公司曲线登陆A股折戟,最终转板科创板的坎坷上市路,如今,安必平上市首日表现如何备受关注。

  从安必平最新发布的公告来看,公司发行价格为30.56元/股,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为40.37倍。相较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医药制造业(C27)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56.59倍而言,安必平的发行市盈率处于相对低位。不过,安必平也提示投资者,虽如此,但公司仍存在未来股价下跌给投资者带来损失的风险。

  安必平成功登陆A股也让上市阵营中再添一名体外诊断新成员。根据资料,安必平主要从事体外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自产产品线包括液基细胞学(LBP)系列、聚合酶链式反应(PCR)系列、荧光原位杂交(FISH)系列、免疫组化(IHC)系列等。

  安必平现阶段核心产品为LBP系列产品及PCR系列产品。其中,在LBP产品线,“安必平”“达诚”和“复安”3个品牌产品主要用于宫颈癌筛查;在PCR产品线,目前安必平有HPV荧光18型和HPV分型28型两种产品。上述两大产品线产品作为宫颈癌筛查和诊断的应用产品,占安必平营业收入的比例为70%以上,是安必平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  行业竞争力方面,从安必平招股书中的介绍可窥见一二。安必平称,根据中国体外诊断网发布的2017年CAIVD蓝皮书的数据分析,公司的液基细胞学产品在医院市场的市场份额均为15%左右,在国内宫颈癌筛查医院市场的市场占有率较高。另外,在HPV检测领域的市场份额约9%,凯普生物是HPV检测领域的领先企业,其近三年的市场份额稳定在1/3左右。

  财务数据方面,安必平2017-2019年营业收入从2.6亿元增长至3.6亿元,复合增速为16.8%,归属净利润从0.5亿元增长至0.7亿元,复合增速为24%。

  根据Wind数据,截至8月19日,已经上市的科创板公司A股首秀平均涨幅为171%,若以此计算,安必平上市首日投资者中一签将获利2.6万元。

  不过,西南证券也提示称,安必平存在疫情影响不确定性、产品价格下降、新品拓展不及预期、研发失败风险等。

  实际上,受新冠疫情影响,安必平2020年一季度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滑;二季度,国内新冠疫情基本得到控制,公司业务也处于较快恢复状态。不过,安必平仍预计上半年业绩出现下滑,其中,预计实现营业收入为12800万-13800万元,同比下降11.49%-17.9%;预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800万-3100万元,同比下降2.04%-11.52%。针对公司业绩相关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安必平进行采访,但未能联系到相关负责人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mmausbasketball.com

海外网评:煽动中东欧反华?蓬佩奥的算盘没打响

当地时间8月13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抵达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。(图片来源:路透社)

当地时间8月15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对捷克、斯洛文尼亚、奥地利和波兰这四个中东欧国家的访问行程返回美国,这是他时隔三周再度访问欧洲。蓬佩奥为将中东欧绑上对华“新冷战”的战车可谓费尽心机,但实际上并未取得太多“成果”。

每到一地,蓬佩奥都不忘兜售“中国威胁论”:在捷克参议院发表演讲时,蓬佩奥妄称中国是比苏联还危险的敌人;在与斯洛文尼亚签署所谓“5G安全联合声明”后,又大谈美国此前提出的建设“清洁网络”倡议;在奥地利,蓬佩奥念念不忘要将中国扯入“三边军控谈判”;在波兰,蓬佩奥指责中国意图向伊朗售卖武器,威胁地区安全。中东欧国家虽然在政治和安全议题上对美国有需求,但也并不愿完全随美国的指挥棒起舞,让蓬佩奥的一系列指责“打在了棉花上”。

一方面,中东欧国家的利益与美国并不完全一致。一段时间以来,美国通过鼓吹“共同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”,试图拉拢一些国家构建对抗中俄的“战线”。他此次访问中不断渲染“中国比苏联更危险”,实际上是为了通过挑拨捷克等国的历史记忆,让这些国家投入美国的“战壕”,成为地缘政治斗争的“棋子”。然而,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历史上没有地缘政治冲突,如今也没有现实利益矛盾。相反,双方在“17+1合作”以及共建 “一带一路”等各领域开展互利友好合作的潜力巨大。

以5G建设为例,尽管美国一再希望中东欧国家能在这一议题上配合美国,但四国并未追随。捷克总理巴比什拒绝将华为公司排除在5G网络建设的潜在伙伴之外;奥地利外长沙伦贝格也在与蓬佩奥共同出席的记者会上表示,关于5G网络安全,奥地利的政策不是专门地去禁止或者限制某一家公司;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则表示,只要企业“在技术开发这一关键领域内符合信息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的要求”,波兰就准备与之合作;就连与美国签订了5G声明的斯洛文尼亚,也并未在声明中明确点名中国,仅表示“在选取5G供应商的时候,需要对其进行深入调查”。由此可见,中东欧国家并不愿意成为美国实现其单边利益的“马前卒”。

另一方面,中东欧国家也意识到蓬佩奥此访更多是为美国地缘政治利益服务。近年来,由于美国与西欧国家之间关系日益紧绷,美国逐渐将战略目光投向了中东欧地区。实际上,本世纪初欧盟东扩以来,欧盟内部以德法为代表的“老欧洲”国家,与被称为“新欧洲”的中东欧国家之间,因为发展程度等问题矛盾日益凸显,特别是近年来受债务危机、难民危机等冲击,新老欧洲之间矛盾激化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意图利用双方之间的矛盾,通过拉拢“新欧洲”国家,对“老欧洲”国家施压。美国打的如意算盘是,拉拢“新欧洲”国家既可以破坏欧洲的团结,也能影响欧洲同中俄的合作,最终服务美国地缘政治利益。显然,中东欧国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并不愿美国彻底主导自己的政治经历利益。同时,在美国大选在即的情况下,中东欧国家也会掂量与特朗普政府签订的协议效力几何,因此也不可能完全配合美国。

由此可见,美国妄图挑动“新冷战”在国际上是多么不得人心。尤其对“冷战”记忆犹新的中东欧国家来说,很难轻易接过美国递出的船票,再次登上意识形态的“破船”。(聂舒翼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点击“海外网评”,读懂中国与世界。

责编:聂舒翼、毛莉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mmausbasketball.com